欧洲化工行业不堪衰退之苦 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凯发k8娱乐app下载

行业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凯发k8娱乐app下载首页 >> 行业新闻
欧洲化工行业不堪衰退之苦
发布时间:2022-11-03     作者:    浏览量:844   

      近期,尽管欧洲能源价格已经大幅下降,欧洲石化行业人士仍对行业面临的诸多挑战忧心忡忡。业内人士表示,2022年本来是值得期待的一年,但现实情况给了欧洲化工行业当头棒喝。新冠肺炎疫情刚刚缓解,俄乌冲突又加剧了欧洲市场的高通胀。而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今年冬天欧盟国家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极大,衰退的深度则由政策制定者应对衰退的措施而定。在这一大背景下,欧洲化工行业不仅面临经营问题,还要面对迫在眉睫的脱碳转型。欧洲许多化工企业和化工协会已经开始向各国政府进行游说,呼吁更多的政策倾斜。


      


能源成本仍深刻影响企业盈利

      目前,欧洲经济在今年冬天开始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对欧洲石化行业影响巨大。部分市场分析师表示,由于全球工业供应链中的关键产品供应过剩、宏观经济下滑以及能源成本高企等因素,欧洲石化行业可能不得不面临更多生产装置关闭的情况。今年夏天,行业观察人士就对欧洲石化业面临的宏观经济挑战和能源账单曾发出警告。现如今,即使能源价格大幅下降,供应链问题逐步缓解,进口商货运成本明显下降,这种担忧仍然存在。


      咨询公司埃森哲全球化学品业务主管贝恩德·埃尔瑟表示,今年冬季电费飙升导致的生产成本飙升,欧盟某些化工细分行业面临关键时刻。需要注意的是,影响目前欧洲电费的不是目前的能源价格,而是1~2个月之前的能源价格。也就是说,前期能源价格高企的局面,对石化企业成本和利润率的影响会持续至今年年底。


      这一点可从石化品利润率观察到。标普全球大宗商品洞察数据显示,作为一系列石化产品的关键原料,西北欧乙烯利润率已从6月的1000美元/吨左右下滑至9月的-100美元/吨左右,预计今年剩余时间乙烯利润率只是略高于零。乙烯衍生物也将面临着此问题。标普全球分析师预计,下游的高密度聚乙烯(hdpe)的利润率将从10月的约600美元/吨下降到年底的约400美元/吨,预计到2023年年底将降至不足100美元/吨。





终端产品已难以参与全球竞争

      目前低迷的利润率已经直接影响了欧洲石化企业的全球竞争力。


      国际能源署(iea)石油和石化品分析师西亚兰·希利表示:“从历史上看,欧洲乙烯裂解就生产成本而言,在世界上不是最高,但也不是最低。但这一次,他们相对于东亚竞争对手的一些优势将因为更高能源成本和下游问题而丧失。这将使情况变得更加危险。”他补充道,欧洲许多乙烯裂解装置已经达到了技术上最低运行负荷水平。


      标普全球分析师指出,聚合物加工厂商的减产将对石化产业链产生连锁反应。标普全球公司石化品分析师乔舒亚·福伯表示:“如果欧洲聚合物加工厂商无法竞争,它们将不得不降低运行负荷率。这就会导致乙烯装置的运行负荷下降,而一些裂解装置最低运行负荷率已降低至80%左右。”事实上,乙烯裂解装置负荷率保持在95%~100%的范围最经济。从目前来看,这种市场弱势似乎会持续下去。标普全球表示:“聚乙烯(pe)树脂采购量预计将保持低位,一些买家可能会转向进口材料。”西欧地区某些石化品实际产量可能大大低于产能。线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和乙二醇(meg)的情况尤其如此。


      埃尔瑟表示,目前,欧洲化工行业从能源密集型大宗化学品转向高附加值专用化学品的趋势仍在继续。此外,欧洲脱碳压力仍然巨大。今年5月,埃森哲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称,欧盟化工行业的脱碳成本可能达到1万亿欧元。这对于欧洲化工行业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化企和化工协会加强政府游说

      对于备受关注的欧洲冬季能源问题,埃尔瑟表示,短期而言,他对欧洲冬季能源供应的整体前景持乐观态度,断电影响化工行业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埃尔瑟表示:“我不认为欧洲的天然气前景完全是负面的。毫无疑问,会有个别工厂被迫闲置,但那将是化工行业的一小部分。大型一体化生产设施将继续运行。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消费者将不得不承担部分成本增长。”


      但是,尽管在安全层面上不成问题,欧洲化企和石化行业组织仍然开展了对欧盟各机构的游说。近期,欧洲化学工业委员会(cefic)和另外12个贸易组织表示,欧盟必须采取更直接和有效的措施,帮助生产成本难以承受的能源密集型制造业渡过难关。


      德国化学工业协会(vci)则表示,该组织欢迎取消原定于10月1日开始征收的天然气税和计划中的电价上限。然而,该行业组织补充称,电价上限只会提供一些“喘息空间”,应该采取更加有针对性的措施帮助德国化工度过未来两个冬天的“艰难时期”。


      在这种情况下,石化行业组织开始要求欧盟干预市场。比如,在化工领域,cefic已要求欧盟对天然气价格实施上限。在电价计算体系与欧盟类似的英国,化企和行业组织要求改革的呼声也在上升。

来源:中国化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