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凯发k8娱乐app下载

电化公司马姣散文:杀猪菜
作者: | 浏览次数:

快到大雪,老舅家又要杀猪,半个月前已经知会我们,那天一定要来吃杀猪菜,尝尝味道鲜不鲜,感觉还行要买一件子。临近那几天,周围养猪户都大力宣传杀猪视频,招呼亲朋去品尝,聚会拉闲长,好多家的土猪肉当天售罄,欢迎程度可见一斑。以前村里养猪没有规划,猪粪粪水横流,臭味难当,实在有损农村环境,破坏新农村形象,因此大力整治,村里大部分猪圈都被取缔了,养猪户们统一安排到山上,重新建起猪圈,接通水电,在山上旧村庄里养猪喂羊。

老舅人上了年纪,腿有点瘸,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可养猪干活从不含糊,辛苦一年四只肥猪基本成型,只等冬天杀了卖猪肉赚点辛苦钱。大雪这天,村里在家的青年后生,天蒙蒙亮便来到老舅家,老舅提前和他们打过招呼,今天专程过来帮忙杀猪。几个年轻人冻得瑟瑟发抖,破旧的棉衣棉裤抵挡不住寒风的入侵。他们都是精兵强将,每年村里十来头猪全凭他们宰杀。

四只肉猪此刻还不知它们的命运,猪圈里哼哼唧唧,一只爬到铁栅栏上要吃猪食。它们确实饿了,主人已经一天没给它们投食,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老舅一声令下,几个年轻人跳进猪圈,逮住一只看似更加膘肥体键的肉猪,抓住它的猪蹄子,一群人哄闹着抬上木板,牢牢地将它按住。肉猪发觉情况不对,使劲翻腾,可饿了一天有气无力,只能嘶哑嗓子撕心裂肺的吼叫。杀猪人拿着半米多长的杀猪刀,用手量量咽喉位置,用力一捅,杀猪刀尽根没入,猪血哗啦啦流进下面的铁桶。肥猪踢了几下腿,嘶叫声越来越低,慢慢的就不动弹了。此杀猪人有点三国时蜀汉大将张飞的风范,传说张飞卖肉的手艺熟练,一刀下去不多不少,分量正好,人称“张一刀儿”,被奉为祖师爷。接着,它被扶正身子,试试水温刚刚好,褪猪毛的开始显露伸手,舀起铁锅冒着白气翻腾的沸水,哗啦啦泼在猪身上,拿起浮石开始褪毛。等它露出白里透红的猪皮后,用小推车拉至不远处的铁架子上挂起来,开膛破肚,收拾内脏,切割猪肉,头是头肉是肉,归放各处,肉分两扇。四只肉猪就这样被一只只宰杀。到最后一只的时候,它似乎明白了它的命运,不再嘶叫要吃要喝,而是卷缩在猪圈的拐角,身体不停地抖动。它害怕极了。同伴们撕心裂肺的吼叫,其中的含义它懂了,跳进猪圈来的几个彪形大汉,他们不是来打针的,也不是来称量体重,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把它捉起来放到那木板上,那个拿着杀猪刀的人将结束它的生命。奇怪的是这只猪也不怎么挣扎,任由他们摆弄,刀子扎进去的时候,吃疼了蹬了几下猪蹄子,便没有其他反应,顺从了它的命运。

从早晨开始,赶着天气寒冷,猪肉冻得硬邦邦,这样容易切割,一旦天气暖和谐,猪肉变软,砍刀便没那么锋利了,血水还会溅人满身。所以,一个早上便把猪杀利索,挑拣一块肥瘦相间的猪肉,在院子中间支起一个大铁锅,升起火开始烩杀猪菜。这杀猪菜必须要配上酸白菜,那酸味要恰好适中,不酸没味,太酸掉牙,也影响新鲜猪肉的口味。等到大铁锅冒气热气的时候,香味也就出来了,辛苦一早上的年轻人们忍不住吞吞口水,眼馋馋的不时扫一眼一锅香喷喷的猪肉,手下功夫却不减,一刀刀端端正正披在猪肉上,按照买主的要求切成方方正正的一块块,放在称上每块猪肉差不了分毫,不禁对他们的切肉技术佩服至极。

杀猪菜熟了,主家拿来几个大铁盆子,舀得满满的,招呼众人进屋吃饭,大家便放下手底的活,鱼贯而入坐下,端半碗大米饭,就着油水亮晶晶的杀猪菜,一个个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杀猪菜里的猪肉又肥又大,但吃起来口感肥而不腻,酸爽鲜嫩。这是今天的第一顿饭,活还没有干完,先填饱肚子,许多人来帮忙就想尝尝这顿杀猪菜。那味道哪怕神仙来了也会流连忘返的。(马姣)